但割的并不干净

时间:2017-01-13 13:55点击:
  
    想要在这块法外之地活下去,最重要的便是眼力。刘麻子贪欲蒙了眼睛,死了也是活该。
 
    小镇的东边,都是装卸工人的窝棚,用肮脏的铁皮和木条拼成,锈迹斑斑。道路被两旁的窝棚侵占的十分狭窄,只能侧着身子穿过。没有排水系统,污水肆意的流淌着,偶尔还能看见排泄物漂浮在上面。
 
    住在这里的人,白天都上工去了,周遭一片寂静。偶尔有流莺听见动静,探出头来,她们衣着暴露,几乎每个人身上都长了辐射导致的变异组织。看见不像是客人,她们很快便缩为屋棚里去。
 
    在这里生活久了,便会知道,很多时候,知道太多并不是什么好事。
 
    李梅低着头,羞的双颊通红,她看见了那些流莺的打扮,心里在想怎么会有这么不要脸的女人。
 
    走在她前面的刘麻子汗出如浆,双腿颤栗着,若不是李牧夹着,几乎走不动路了。半路上他便察觉了异样,可是李牧的手臂就像铁钳一般,让他动弹不得。
 
    “大哥!大哥!饶命啊。”他怕的眼泪鼻涕都趟了出来。
 
    李牧看了一下周围,这里已经是整个镇子最外围的地方了,边上就是臭烘烘的垃圾堆,除了倒垃圾,不会有什么人到这里来。
 
    看见地方合适,他一把揪住刘麻子的衣领,将他扔进了垃圾堆里。
 
    “看你也做了不少笔人口买卖了,收了不少的妇女孩子吧,说出来,你的上线是谁。”
 
    新临汾寸土寸金,他要给李琯一个安全干净的环境,还要供她去上学读书,几张辐射鹿的腹皮只是杯水车薪。李牧需要很多的钱,刚好刘麻子自己撞了上来。虽然他只是一个小喽啰,但他的上线有的是不义之财等着他去接受。
 
    诸夏明面上禁止诸夏人的人易,但不禁止一些非人类智慧生物的贩卖。但这条规定在中州还能勉强实施,在各殖民地里,只是废纸一张。
 
    天灾,,掠夺者的猖獗让荒野上每时每刻都有农民破产。人口买卖从来不会缺少货源,何况不少的人贩子还兼着掠夺者的工作。
 
    一些大的人口贩卖组织甚至有正规的执照,他们通常顶着家政服务公司的牌子,暗地里却做着贩卖人口的勾当。他们很多都有中州的贵族在背后作为靠山,背景深厚,横行无忌。
 
    刘麻子摔进一堆发酵恶臭的牲畜粪便堆里,一听见李牧要查他的上线,吓的脸都白了,慌忙的摇头。他是知道那些人的手段的,要是查到是他泄的密,就算现在活下来了,之后也是生不如死。
 
    “看来你是不知道我的手段。”
 
    李牧好歹也是看了五六年谍战片的人,脑子里集齐了各大编剧脑洞打开想出来的酷刑,刘麻子这种软骨头,要撬开他的嘴,实在太简单了。
顶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
发表评论
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,严禁发布色情、暴力、反动的言论。
评价:
表情:
验证码:点击我更换图片
特别推荐
热点内容
联系我们
本站部分资源来自互联网,如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我们,核实后会及时删除
联系人:QQ/邮件(请注明来意)
Kmgog@baidu.com
友情链接:
  • 信博娱乐官网